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裁判規則 > 正文
勞動者離開工作場所就醫途中猝死,能否視同工傷?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1-01-12 09:17:00 瀏覽量:

裁判要旨:

1. 《工傷保險條例》中的“視同工傷”,指的是“工作崗位”而不是“工作場所”。薛平安死亡的地點雖不在“工作場所”,但在身體不適的情況下離開工作場所就醫,是其正常反應和合理行為,勞動者的自救行為不能成為其喪失勞動權益保護和救濟的不利因素,結合薛平安死亡時身著環衛服裝,并騎行環衛三輪車,攜帶大掃帚的事實,故可以推定薛平安是在“工作崗位”上死亡的。孟州市人社局認定薛平安不屬于是在“工作崗位”上死亡的處理,屬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

2. 關于孟州市人社局提交的韓梅在放棄工傷認定書上簽字的證據材料的認定問題。經審查,該材料形成于信訪人員在處理韓梅非正常信訪事件的過程中制作,該打印形式的材料中,文字內容不是韓梅本人書寫亦不是其本人真實意思表示,形成時間不是在工傷認定的行政程序中,制作主體不是孟州市人社局,同時與本案查明的事實不符,不能作為工傷認定的證據,故對該證據本院不采信。

法條鏈接:

《工傷保險條例》

第十五條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

(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

(二)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

(三)職工原在軍隊服役,因戰、因公負傷致殘,已取得革命傷殘軍人證,到用人單位后舊傷復發的。

職工有前款第(一)項、第(二)項情形的,按照本條例的有關規定享受工傷保險待遇;職工有前款第(三)項情形的,按照本條例的有關規定享受除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以外的工傷保險待遇。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20)豫行再56號

抗訴機關:河南省人民檢察院。

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韓梅,女,漢族,1954年9月10日出生,住孟州市。

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孟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第三人(一審第三人、二審被上訴人)孟州市河陽清掃保潔服務中心。


申訴人韓梅因與被申訴人孟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孟州市人社局)、第三人孟州市河陽清掃保潔服務中心(以下簡稱河陽保潔中心)工傷認定一案,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焦行再二終字第00001行政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河南省人民檢察院于2019年11月21日作出豫檢民(行)監[2019]41000000339號行政抗訴書提出抗訴。本院于2020年1月15日作出(2020)豫行抗1號行政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審理了本案。河南省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楊錚、李軍,申請人韓梅,被申請人孟州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李冬偉、呂安渠到庭參加訴訟,河陽保潔中心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案被訴行政行為:孟州市人社局于2010年5月18日受理韓梅的工傷認定申請,作出了豫(焦孟)工傷認字(2010)030號《河南省工傷認定通知書》,認定薛平安猝死的情況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的情形,不屬于工傷和視同工傷。韓梅不服該認定,提起本案訴訟。

孟州市人民法院一審查明:韓梅的丈夫薛平安生前系河陽保潔中心保潔職工,其工作崗位在孟州市河雍大道東段。2008年2月21日早上,薛平安因病暈倒在緱村三街鎖廠后經搶救無效死亡,其死亡原因經診斷后確定為猝死。2009年9月4日,韓梅向孟州市人社局提交了工傷認定申請書,孟州市人社局因韓梅的申請超過一年的工傷認定時效,作出了豫焦孟工傷退字(2009)001號通知書,并于當日送達。韓梅于2009年12月21日向孟州市人民法院起訴孟州市人社局不受理其提出的工傷認定申請,后又撤訴。孟州市人社局于2010年5月18日又受理了韓梅的工傷認定申請,于6月11日作出了豫(焦孟)工傷認字(2010)030號《河南省工傷認定通知書》。該認定書認定,薛平安猝死的情況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國務院375號令)第三章第十四條、第十五條所列的各項情形,認定不屬于工傷和視同工傷。韓梅不服該認定,向焦作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提出行政復議,焦作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經審核,維持了孟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豫(焦孟)工傷認字(2010)030號《河南省工傷認定通知書》。

孟州市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符合此情形的才視同屬于工傷。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04】256號明確規定:“48小時”的起算時間,××的起算時間。根據以上規定,薛平安的工作崗位在孟州市河雍大道,而其死亡地點卻在距離河雍大道3公里以外的緱村三街,并且120急救人員急救時其已經死亡,××當場死亡”的情形,也不適用醫療機構初次診斷后為起算時間,在48小時之內死亡的規定。故孟州市人社局所作出的豫(焦孟)工傷認字(2010)030號《河南省工傷認定通知書》,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應依法予以維持。孟州市人民法院于2011年3月4日作出(2011)孟行初字第1號行政判決:一、維持孟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豫(焦孟)工傷認字(2010)030號《河南省工傷認定通知書》;二、駁回韓梅的其他訴訟請求。韓梅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經二審程序,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1)焦行終字第49號行政判決書,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韓梅不服向本院提出申訴,本院作出(2014)豫法行申字第00269行政裁定書,指令再審本案。

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查明事實與原審一致。

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符合此情形視同工傷。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04)256號明確規定:“48小時”的起算時間,××的起算時間。本案中,薛平安的工作崗位系在孟州市河雍大道,但其死亡地點卻在距離河雍大道3公里以外的緱村三街,此外120急救人員急救時薛平安已無自主呼吸,頸動脈搏動消失,無心臟跳動,雙側瞳孔散大,診斷結論為猝死,故薛平安的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視同工傷情形。在工傷案件處理過程中,用人單位河陽保潔中心依法進行了舉證,孟州市人社局對雙方提供的證據進行了調查核實。孟州市人社局所作出的工傷認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應予以維持。韓梅的再審請求不能成立,再審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一條第(一)項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十六條之規定,判決維持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焦行終字第49號行政判決書。

河南省人民檢察院抗訴意見為:孟州市保潔中心作為用人單位,負有保管考勤表及簽到簿的責任,在工傷認定和法院審理時,應提供該證據證明其主張但未提供,故孟州市保潔中心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孟州市人社局應當依法適用上述法律規定,對薛平安的死亡認定為工傷,以此體現《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精神,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原審對孟州市人社局作出的不認定薛平安死亡為工傷的《河南省工傷認定通知書》予以維持不當。

韓梅申訴稱,1、薛平安死亡應視同工傷,原判認為薛平安猝死的地點既不在工作崗位也不在其上下班途中,故不符合工傷,系對上述規定的狹隘理解。雖然薛平安死亡的地點不是在工作崗位,××,在感到身體不適而到鎖廠門口的診所就醫或找家人陪同就醫,但在途中暈倒后經搶救無效死亡。2、其在一審提供的證據,××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這一事實。河陽保潔中心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根據《工傷認定辦法》第十七條的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但河陽保潔中心沒有提供考勤表以及簽到簿作為薛平安未工作的證據。3、關于韓梅在信訪機構打印的放棄工傷認定書簽字的材料,該簽字不是本人真實意思表示也與實際情況不符,是當地信訪人員為了不讓其赴京信訪,承諾予以3萬元經濟補償為條件而寫,同時補償款也沒有全部支付,不能作為不認定工傷的證據。韓梅請求:撤銷被訴行政行為及原審判決,改判支持其訴訟請求。

孟州市人社局辯稱,1、孟州市人社局受理了韓梅的工傷認定申請后,向用人單位下達了《工傷認定協查通知書》,河陽保潔中心提交了書面材料和高永華、殷建設和楊玉巧三名薛平安同事的證人證言,證明薛平安當天早上沒有到其工作崗位河雍大道上班。孟州市人社局對韓梅和用人單位雙方提供的證據材料進行了認真審核,并先后到孟州市勞動爭議仲裁辦公室、孟州市人民醫院急診科進行了調查,韓梅在仲裁申請書上稱“薛平安是在因工上崗途中××死亡”,后孟州市人社局對現場又進行實地勘查,事實為:××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2、《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符合此情形的才屬于視同工傷。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04】256號明確規定:“48小時”的起算時間,××的起算時間。薛平安的工作崗位在孟州市河雍大道,而其死亡地點卻在距離河雍大道3公里外的緱村三街(薛平安家所在地),并且是在120急救中心派醫護人員到達緱村三街現場急救時薛平安已經死亡,××當場死亡”的情形,也不適用醫療機構初次診斷后作為起算時間,在48小時之內死亡的規定。薛平安在緱村三街(薛平安家所在地)猝死的情形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規定視同工傷的情形。被訴工傷認定的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請求駁回再審申請,維持原判。

本院另查明:1、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孟州市人社局向河陽保潔中心告知其提交員工考勤記錄,河陽保潔中心逾期未提交;2、薛平安工作崗位在孟州市河雍大道東段(勞動局門口路段)清掃道路,其身亡事發地為河陽辦事處緱村三街鎖廠門口,其家庭住址為緱村三街鎖廠附近的緱村八隊;3、薛平安工作時間為:早上5點30分到崗開始清掃路面,上午7點崗中簽到,其后在完成清掃任務或經檢查驗收合格之后(一般情形下約為中午時段后)才可下班,具體下班時間不固定。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1、本案舉證責任的分配和證據的審核認定問題;2、薛平安身亡的時間和事發地是否能夠推定為視為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

一、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第二款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工傷認定辦法》第十七條規定,“用人單位拒不舉證的,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可以根據受傷害職工提供的證據或者調查取得的證據,依法作出工傷認定決定”。上述法律法規所確立的證據規則中,其宗旨是在于最大可能地保護勞動者在受到傷害后得以救濟的權利。在工傷認定行政程序或訴訟中,對爭議的事實因客觀情況所限難以全部復現的,就勞動者或其親屬應當承擔初步的舉證責任;用人單位主觀原因逾期不舉證的或其舉證難以否定對方主張的,應根據用人單位所承擔的舉證責任和保護勞動者利益的角度衡量,作出有利于勞動者合法權益保護的判斷和推定。

本案中,認定薛平安死亡當天是否上班、死亡時間是否在工作時間的期間,關鍵性的證據是簽到考勤表。根據河陽保潔中心提供的證人陳述,當天實施了簽到制度,即當天的簽到表是客觀存在的。在工傷認定的行政程序中,孟州市人社局對該舉證責任予以了告知,但河陽保潔中心沒有提供考勤表或簽到簿。河陽保潔中心作為用人單位,是考勤表或簽到簿制作和保管的主體,而應提供卻未提供的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應當推定薛平安死亡當天曾到崗工作、其間雖離開工作崗位但仍屬工作時間期間的事實。孟州市人社局在行政處理程序中未依法適用上述法定的證據規則,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二、薛平安身亡事發地能否視為工作崗位、工作時間的問題。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在實踐中,適用該法律時不應當機械和狹義的理解,可根據案件個體情況,結合立法宗旨予以認定。

本案中,證人董某證明,事發當天早上在河雍大道勞動局門口看見薛平安在掃地;證人高某證明,事發當天其去緱村三街買東西,回來的路上看到薛平安捂著肚子,說“正上班,感到不得勁,回去看醫生”;焦作市人民檢察院在審查過程中調取了新的證據,即詢問證人高某的證人證言,高某進一步證明薛平安當時穿著黃衣裳(環衛安全警示服裝),環衛三輪車上放著大掃帚。同時,根據庭審時韓梅的陳述,其趕到薛平安身亡地時,旁邊停著環衛三輪車并放有大掃帚,因搶救無效在120急救人員離開后,用環衛三輪車將薛平安遺體運回家中。上述證人證言及陳述相互印證,可以認定薛平安因在工作場所勞動感到身體不適而離開工作場所就醫的事實。

《工傷保險條例》中的“視同工傷”,指的是“工作崗位”而不是“工作場所”。薛平安死亡的地點雖不在“工作場所”,但在身體不適的情況下離開工作場所就醫,是其正常反應和合理行為,勞動者的自救行為不能成為其喪失勞動權益保護和救濟的不利因素,結合薛平安死亡時身著環衛服裝,并騎行環衛三輪車,攜帶大掃帚的事實,故可以推定薛平安是在“工作崗位”上死亡的。孟州市人社局認定薛平安不屬于是在“工作崗位”上死亡的處理,屬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

三、關于孟州市人社局提交的韓梅在放棄工傷認定書上簽字的證據材料的認定問題。經審查,該材料形成于信訪人員在處理韓梅非正常信訪事件的過程中制作,該打印形式的材料中,文字內容不是韓梅本人書寫亦不是其本人真實意思表示,形成時間不是在工傷認定的行政程序中,制作主體不是孟州市人社局,同時與本案查明的事實不符,不能作為工傷認定的證據,故對該證據本院不采信。

綜上,被訴行政行為主要證據不足,依法應予撤銷,孟州市人社局負有重新依法處理的職責。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項、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焦行再二終字第00001號行政判決、(2011)焦行終字第49號行政判決和孟州市人民法院(2011)孟行初字第1號行政判決;

二、撤銷孟州市人社局豫(焦孟)工傷認字(2010)030號處理決定,責令孟州市人社局自收到本判決之日起60日內重新作出相應的行政行為。

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由孟州市人社局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

審判員  ***

審判員  ***

二〇二〇年七月七日

書記員  ***

來源:東方法律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




本文地址:http://www.796644.tw/guandian/10043.html
上一篇:下班后外出聚餐,返回公司宿舍途中發生交通事故死亡,是否屬于工傷?
下一篇:最高院判例:上班時間請假回單位宿舍休息死亡,視為工傷
維權團隊更多>>
業務范圍更多>>
足球足球大赢家比分网 推荐二肖中特 AB视讯【官网】 8彩百家乐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双色球重号走势图 lmg视讯官网 百家乐怎么玩_Welcome 香港赛马会开奖直播网 DS真人 北京赛车短期规律 体彩p5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定胆 cp幸运快三平台 上海快三走势图快 北京赛车pk10在线计划 韩国二分彩全天计划